IX

喝了这杯壮行酒,

【刀】一隅

不在咱本丸连续剧里,不是故事,只是个有趣的场景。

超短。

没有cp。

背景大概是处在政府vs某一派与其理念相左(?)的审神者的战争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枯败,山林没有了灵力的支持,如同世纪末的尘埃,溪水不再流淌,战斗和玩耍的痕迹在回归自然以前变做伤疤。无论是哪一点,都证明了这片从灵力中创造的天地的消亡,但谁都不知道为什么,这里却没有随灵力的枯竭一起消逝,甚至还能叫它找到了入口。

当然这个疑问在狐之助见到了那片宅邸的时候得到了一些解答。

那座宅子什么都没有变,如果是熟悉这里的人的话,一定会如此感叹。

狐之助就是这么觉得的。

不仅是因为这里给人的感觉,也因为它真的什...

啊,活击,只是截图我就要死了,把源氏兄弟和老爷子放一块我就死了,妖加妖是毒潭啊朋友们【非腐意味。

这片儿只看截图就已经非常符合我对刀剑的喜好了,我还需要一只狐狸两只狐狸,和一点u桌最擅长的黑化【你他妈

安详。

今昔春已去,且待来年再续言

前段时间是婶婶就任两周年,撸点东西纪念一下,只是姑娘一点话,谈不上同人,就不打tag了。

没有cp!没有恋爱!没有刀审!

有碎刀注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——

有水的声音。

姑娘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,宿醉的感觉熟悉且令人厌恶,“下雨了吗。”天光晦暗透过纸门,她起身拉开,只看见一片苍茫。

水声还在继续,但没有春雨如油,白雾在她面前凝固,像是柔软却坚固的墙,姑娘觉得更渴了。

“人呢。”她挥挥手,在脆弱的神经可以忍受的范围内提高了一点音量,“清光?”然而她最宠的刀没有出现,就像那雾没有在一挥之间消失无踪。

她等了一会儿,谁都没来,但雾却渐渐散开了一点,就在她屋前,恰恰好...

【刀剑乱舞】饕宴 五(完)

-有审

-有二振

-有且只有cp:小狐三日【精神上无差

-本章可能有部分描写会引起不适,请注意观看

-存在对某种过激行为的非直接描写

【抱歉抱歉,昨天带我狗看病去了,不过这章也有两章的量了,就当补了吧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您和小狐丸大人发生了什么吗?”

问话响起的时候,三日月宗近正杵着锄头发呆,闻言回过神来,这才露出个笑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那之后又过了几日,通常内番都是他和小狐丸一同,不过前些日子换过一次,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。

“这个,”药研藤四郎蹲在地里没回头,手上利落的收拾着刚挖出来的萝卜,“大概是我多管闲事了,不过您不觉得小狐丸大人最近像是在躲着您吗?”

三日月宗近一...

【刀剑乱舞】饕宴 四

-有审

-有二振

-有且只有cp:小狐三日【精神上无差

-有一定猎奇(?)情景【本章无

-存在对某种过激行为的非直接描写

【下一章完结【大概

——————

要赞春和景明也是老生常谈,水树花间,这偌大不知其深的宅邸倒也纳得住好一片春景,或者说,自成天地之间,它本就是世间难得风景了也未可知。

好景自然要赏,春樱当配美酒,人声吵嚷,笑语不断,未成宴不求醉,只叫那柔和暖阳能洗了心中阴郁。

此时树下的故事会也正进行到精彩之处。

故事铺垫已经足够,气氛也让讲故事的那个生生从午餐会变成了吃人山,就待一句包袱抖出——

“这是在说些什么?”

声音是朗朗温润,时机却不大恰当,正深陷故事里的...

【刀剑乱舞】饕宴 三

-有审

-有二振

-有且只有cp:小狐三日【精神上无差

-有一定猎奇(?)情景

-存在对某种过激行为的非直接描写

【这根本不算擦边球(

——————

今日众人皆言神佛,姑娘想让他试试那佛家的刀,或许正是知晓他如那妖鬼模样。

只是若说这世上有鬼神,那也必是由人所生。

生灵皆知爱憎,但在这爱憎之中尚有更为复杂之物,爱却恨,恨却怜,怜却厌恶,厌恶却不舍,不舍却又偏生要离开。何其难以理解,何其令人困惑。人类对此却流恋沉迷。所以生鬼神,因不想困惑,因执着困惑。

只是名为人之物,究竟是血肉骨身,还是懂了爱憎之下的那些个东西呢?人,生而为人,或许便是刀剑神佛鬼怪也未可知。...


【刀剑乱舞】饕宴 二

-有审

-有二振

-有且只有cp:小狐三日【精神上无差

-有一定猎奇(?)情景【本章无

-存在对某种过激行为的非直接描写

【废话致胜(

—————

接下来的几天无甚特别,日子还是那么走,只是活着的各有心思而已。三日月宗近期间又找了小狐丸几次,但很不凑巧,次次都赶上他不在屋的时候——至少看起来不在,他房里设了结界,谁都没法进去——但三日月宗近不认为那狐狸会在知道是自己的情况下假装不在,所以这事也就如此了。这倒是常事,那狐狸压不住野性偷跑出去狩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只是真叫人遇上了,还是颇有些不爽快。除此以外,那真是好一片太平。

就是有一件事——姑娘的锻刀房里出了数珠丸恒次。

要说...

【刀剑乱舞】饕宴 一

-有审

-有二振

-有且只有cp:小狐三日【精神上无差

-有一定猎奇(?)情景【本章无

-存在对某种过激行为的非直接描写

如果接受以上发生在角色身上和故事里面,我愿意与你分享这个稍有些有趣的啰嗦故事。

————

大概4-5章完结(

日更(
————

“您在看什么?”那声询问响起的时候正是个漂亮的午后,连叶子的边缘都被阳光浸透,风也变得温柔的时刻。

审神者闻言顿了一顿,侧过身,花了几分钟才认出了逆光站在和室门口的人,“是你啊,三日月。”她说,并没有特别的放松下来,却也并不紧张,只是将手中连鞘的长刀放回了刀架上,“什么事儿?”

三日月宗近像是察觉不到那种刻意的距离感,带着笑走进...

墟俨迹:

新年快乐,朋友们。

让我们再往前一点儿吧。

爱生活,爱我蛇。

可别迷路了呀。

明日之城

入冬的时候,那个喜欢穿蓝色长袍的年轻人死了。

袁义听说的时候怔了一下,放下了手里的狗粮袋子。老京巴坐在他脚边沉稳如山,兜齿儿的嘴里哼哧出一串催促。

滴的一声,自动添食器亮了,老狗把脸埋进了盆里。

袁义拍了拍狗头,进屋翻了半天,然后出来穿好外套,揣上钥匙,出了门。他表现的很平静,像是为这天演习了无数次。

主人的离开并没有打扰老狗的兴致,它吃完了饭,哼哧哼哧拖着自己的垫子拉到窗户边上人造阳光最好的地方,倒头准备睡一个天荒地老的午觉。


今天天很蓝,事实上每天的天都很蓝,穹顶式拟真天气系统从来只会保持那副要讨人欢心的模样。因为程序员根本懒得费劲讨人欢心。

袁义家不远的街口是...

© IX | Powered by LOFTER